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茶文化 » 文学与茶 » 正文

女子当如普洱茶,让人长久记挂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11-25  来源:茶文化知识  浏览次数:7117   关注:加关注

最彻底的内涵是静真、淡然。文人把茶比作女子,只是一种浪漫情怀的抒发而已。其实文人们真正崇尚的,还是茶给他们那种超然物外的洒脱。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从来佳茗似佳人”,每一个女人都是一道佳茗,每一个女人都有其与众不同的魅力和风情,每一道佳茗都有其独特的味道和芳香,清香幽雅,鲜爽生津。

 


 

百年前,当一驮从边陲云南、天遥地远运到皇城的蛮夷茶,在金銮殿冲出宝石红、艳惊四座的时候,普洱茶就注定与高贵、优雅结下不解之缘。

在云南茶区,勤劳的各族妇女自古至今都是茶叶生产劳作的主力军,她们常常迎朝露、顶烈日、冒风雨、踏夕阳,早出晚归,采茶制茶。茶叶融入了她们的情感,茶叶寄托了她们的希望,曹雪芹先生一梦到红楼,唤其“女儿茶”。当其成为翩翩贵公子的杯中之物时,普洱茶的秉性里就注定与才貌俱佳的女子细密吻合。

 


 

普洱茶的灵,在于一江碧水澜沧江;普洱茶的情,在于寂寞马锅头与沿途多情的村姑小妹;普洱茶的味,在于健壮流汗的马背……

喧闹的尘世,人心也变得浮躁,静也不是、动也不是、爱也不是、恨也不是,而朝九晚五的案头,倘若目之所及有盏普洱,婉转出华丽,倒也铺陈出一季平和心情。

 


 

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女子。让人能长久记挂的女子,与外貌有关、与才识有关、与品性有关、与一举手一投足的气质有关。这个世界,美女是多的、才女也是多的,但能经住岁月涤荡,让人记住的,不过是李清照的《声声慢》,无非是张爱玲的《沉香屑》,那么久了,提起来,还让人眷恋。那几根提神醒脉的,是才气支撑的厚重,愈久、功力就越深!

 


 

女子,总怕韶华逝去,但弹指红颜老,纵使如花美眷也难敌似水流年。也有能活成妖精的少少几个,少女时天真活泼、少妇时娇憨妩媚、年龄愈长愈显品味高贵。记得曾经看过宋美龄的电视录像,早已不是美人迟暮的程度,却全无衰老不堪的凄惶,从骨子里透出的仍是桀然高贵!原来,可以活着做古董的,不止是普洱茶!

 


 

茶好,还要懂得品饮,遇见装模作样、附庸风雅的,倒浪费了一饼好茶。女子也如此,像薛宝钗那样金镶玉镂的一柄宝剑,也终没配在适合的蟒袍腰带上,沦落个还未出鞘就已腐烂。

能让人长久记挂的女子,与外貌有关、与才识有关、与品性有关、与一举手一投足的气质有关。正如一饼普洱茶的好坏,与茶树有关,与当年的雨水、温度有关,与采撷时间有关,与渥堆发酵的温湿度有关,与收藏通风有关,更与品茶人彼时的心境有关。


 
 
 
[ 茶文化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

 
同类茶文化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茶文化
点击排行
 
 
站内信(0)     新对话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