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茶文化 » 茶艺茶道 » 正文

问茶峨眉山,雪芽弥足珍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1-11-18  浏览次数:2813   关注:加关注

那年仲秋,我们一伙天南地北的人,应了杭州朋友盛邀,专程去西湖边上的灵隐寺鉴赏茶僧们敬奉禅茶。杭州是中国的“茶都”,茶肆茶楼上千。有三处代表杭州茶文化的地方不能不去,一是西湖的“湖畔居”,掌门人朱家骥是资格的中国茶人,著有《西湖龙井茶》一书;二是去灵隐寺品禅茶;三是去梅家坞镇,体验龙井茶生态之旅。而正当此时,有消息传来,一代武侠文学宗师金庸先生,不惧耄耋高龄,攀上峨眉山之巅,圆了“金顶论剑”夙愿。在峨眉派武学发源地的峨眉山,茶僧们用千古贡茶“峨眉雪芽”敬奉金大侠,金大侠青花捧盛,峨眉山茶的香馥爽得金大侠醇然跌入仙都佛国的梦幻中,说是品尝到了一生中从未品饮的中国绿茶,此乃天赐的灵芽秀叶,云云……

峨眉山是全世界范围内为数不多的世界自然与文化双遗产所在地,它不仅拥有旖旎迷人的自然风光,秉承自然造法的生态魅力,而且它蕴藏丰厚的儒、释、道文化,峨眉派武学文化与茶文化历史悠久,通贯古今。

今年三月,我们步了金大师的后尘,直奔峨眉山。先攀至金顶,朝觐了金顶的“十方普贤”,凡尘尽涤,之后,一头跌进了“峨眉雪芽”香馥醉人的茶乡里。

代表峨眉山茶文化的“峨眉雪芽”近20000亩有机茶生态园,完全被不同海拔高度的植物群落所覆盖掩映,隐约在峨眉山的千嶂百峦群山中,四方远眺,让人分辨不出哪是森林哪是茶园。

此时正是农历三月,海拔千米以上的森林和茶园,还残存着冬雪。然而,茶园中绽露的茶芽已翘然生机,让人心动。我们先后去了景区内的黑水村、木瓜村、桅杆村、龙洞村、张山村等几个远离旅游热线的产茶村。如果说用“黄山归来不看山”来形容自然造法之山的诡谲与奇幻,我们则深深被峨眉山茶的生态魅力所惊呆! “峨眉雪芽”茶园的生态魅力无与伦比,它得天独厚的植物群落共生现状是世界罕见的。在海拔800米一线的茶园,几乎被笔直参天、树冠如云的古楠、樟、柏、杉四色芬芳所浸润;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茶园,则由竹、棕、杉及乔木类药用植物杜仲、黄柏所掩映,形成奇特的共生群落。唯峨眉山独有的雾淞、雨淞、雪霁三大奇特自然气候,终年轮置其中,酝酿“峨眉雪芽”暗香。

我们一行人穿行在“峨眉雪芽”的故乡,在那换了肺似的清凉感觉中,又滋生了对峨眉山茶神的敬慕,它的一尘不染,它远离人类的喧嚣,它没有遭受现代工业的污染,亭亭玉立于天籁净土峨眉山深腹,堪称天赐的灵芽秀叶。

在做客“峨眉雪芽”故乡的日子里,我们不舍一杯又一杯“峨眉雪芽”新茶,它生态卓然不群,天藏地载的神奇与妙曼,让人不能不惊叹:这才是中国最好的绿茶!

峨眉山的原始农耕文化,产生于公元前1066年。以此推算,以“峨眉雪芽”为代表的峨眉山茶史和茶文化,距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。峨眉山的“峨眉雪芽”绿茶,在唐代时就已经是名播长安的中国十大名茶之一,年年上贡朝延。

《峨眉山志》中记载:“汉武帝建元六年(公元前135年),置犍为郡,辖县12,武阳(今四川省彭山县)、南安(今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)皆出名茶,西有熊耳(峡),南有峨眉山。《孔子地图》言有仙药,汉武帝遣使祭之,欲致其药,不能得。”

有一种推论,峨眉山茶文化至少始于汉晋,兴于隋唐,盛于两宋,这不是杜撰。唐显庆年间,著名学者李善在其《昭明文选注》中记载:“峨山多药草,茶尤好,异于天下。今黑水寺(今峨眉山景区内黄湾乡黑水村)后绝岩种茶,味佳而二年白一年绿,间出有常,不知地气所钟,何以互更”。这一历史文献对峨眉山茶描述得很详细。在明朝,黑水寺茶僧把这种“二年白一年绿”的雪芽,又取名为“峨眉白芽”。

到了宋朝,峨眉山茶事活动遂成规模。《峨眉山志》记载:“宋时,山中僧人‘农禅并重’,种粮、种菜、种茶、种药,已成为寺院经济的主要来源”。

说到峨眉山茶史,宋明两朝是它的鼎盛时期。北宋时期,尚未入仕的苏东坡经常游历峨眉山,特别喜欢品饮道观寺院中的“峨眉雪芽”。最常去的寺庙有中峰寺、大峨寺。大峨寺前的神水阁有泉名“玉液”,苏氏专汲“玉液泉”冲泡“峨眉雪芽”,有“上品善水”之说。他著有《木嘉记》,盛赞“峨眉雪芽”,称之为“魁瑞草”,自制高挑提把茶壶,称为“提梁壶”,后人称为“东坡壶”。东坡后知杭州时,曾担任贡院主考,是年贡院试毕,与贡院众大人转至钱塘江口的望海楼阅卷,其夫人携“峨眉雪芽”新茶去探视。东坡大悦,嘱众人拾桑柴汲惠泉煮雪芽,写下活色生香的《试院煎茶》一诗。

说到宋代的峨眉山茶史,不能不提及南宋大诗人陆游。陆游一生著诗万余首,其中茶诗200多首。南宋乾道六年(公元1170年),陆游入蜀任嘉州(今乐山市)通判,与峨眉山中峰寺的别禅和尚交往甚密,尤喜品饮寺中的“峨眉雪茶”。南宋淳熙十六年,陆游奉诏入临安(今杭州)任朝议大夫、礼部郎中,期间又收到僧友别峰和尚遣云游僧仪赠的“峨眉雪芽”新茶,于是遂邀众公大人品饮,吟诗盛赞:“雪芽近自峨眉得,不减红囊顾渚春”的著名茶诗。

在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帝中,明代的洪武皇帝朱元璋、明神宗皇帝朱翊君特别喜欢品饮“峨眉雪芽”。明神宗朱翊君及其生母李妃慈圣太后,先后御赐茶园给峨眉山万年寺、黑水寺僧众,鼓励山僧种茶。峨眉山僧众也将“峨眉雪芽”年年进贡皇室后宫。

“峨眉雪芽”上品中的禅心级和慧心级绿茶,均以春茶独芽焙制,500克干茶需用4万多颗茶芽。其干品色泽润绿,挺直俊秀,仿若佛眼,其汤、色、味、型,足让诸多名茶自惭形秽。如此天籁尤物,暗香浮游于深山,佳人深居闺中,山中德高望重的老僧淡言告之:雪芽本是菩提慧草,为上苍所赐,有如峨眉派武学,皆为山中道、佛两门嫡传,绝少示人。恍惚间,我们有几分明白,这就是“峨眉雪芽”佛茶的玄机与禅意,蕴藏在天籁净土间。

在“峨眉雪芽”故乡的峨眉山,让“雪芽”醉了一回,方知什么叫茶中极品。这叫我们这伙自称茶人的专业人士多少有点反思。这种反思,是从生态的意义去做思考的。

在峨眉山体品“峨眉雪芽”茶文化期间,“峨眉雪芽”绿茶品牌的掌门人、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元祝先生告诉我们:以“峨眉雪芽”绿茶为代表的峨眉山茶文化,是峨眉山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。是中国名茶中独具生态魅力的罕少资源,其生态更是少见而难以复制。为了保护好这一国茶中的瑰宝,公司在引导峨眉山茶农发展“峨眉雪芽”生产中,有个重大的战略定位:一是在茶园管理上,严格按国际有机茶标准实施,杜绝使用一切有害人体健康的药肥,真正做到“质本洁来还洁去”;二是严格按有机茶加工生产标准生产,确保它的质量安全。

在峨眉山问茶的日子里,我们专门去了一趟伏虎寺罗汉堂后的塔林。那里长眠着峨眉山一代又一代的大德高僧。高寿者有南北朝时期峨眉山中峰寺淡然和尚,一生嗜茶,101岁圆寂;中印度宝掌和尚,峨眉山佛茶著名茶人,驻锡峨眉山洪椿坪后宝掌峰,以山中野生古茶为寿食,107岁圆寂……默默地伫立在塔林之前,顶端是“萝峰晴云”,四周为树篁缤纷、古楠云冠,在这一尘不染的仙境来拜见“峨眉雪芽”先古高寿的茶人们,让人似有所悟,饮茶当有法则,如水之善恶,上清而下浊……

 
 
 
[ 茶文化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茶文化
点击排行
 
 
站内信(0)     新对话(0)